韶染.SR

沙雕写手(。

严重cp洁癖,喜欢各种all。
不接受拆逆。

目前是all幻女孩——淡圈


世界三鸽之一,我实名赞美晓夜老师和阿珂老师。


谢谢你的目光。

生气

“你别动。”



衣服面料摩擦造成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都不及他耳边过于滚烫的呼吸和放低的声音响亮。



他耳尖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每个字之间的吐息,似乎他都能听出来声带的振动幅度。大脑神经发出尖声的警告。



太近了。



耳尖生理性的泛红,那个人跟发情的小兽一样在他的颈窝里乱拱,还要用舌尖舔舐,用唾液来宣告他的主权。



他现在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被人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那个人哼哼唧唧的就知道乱咬,也不说话。



“怎么了?”



他终于带点谨慎的开口,喉结上下移动。



那个人终于肯抬头,露出带点红色的眼眶,一脸委屈。



“我生气了。”

【all幻】如何对待恋人挑食?

-ooc

-究极ooc

别看了怕瞎眼





【星马的场合】

“啊?挑食啊,他——还好吧?还好啦,我没看见过他挑什么,除了香菜。”



“嗯……应对方法很简单啊,你跟他打游戏,等到他打上瘾了不管你让他干什么他都听你的,嗯,很可爱。”





【花幻的场合】

“哇我很喜欢他挑食啊,因为他会把东西放在我的碗里——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吃东西超级享受的,而且挑食也很可爱啊。”




【龙幻的场合】

“挑食——?那就哄他吃呗。还能怎么样呢,已经是个傻子了,不哄哄就是生气的傻子,更傻了——(笑)”





【嘟幻的场合】

“挑食?先干一顿再说。”




【某幻x幻姐姐的神奇组合?】

“我嘴给他抽烂,挑食。”






【星马/动物园组】你以为你知道知道的知道其实不知道(上)

-不会起名字......

-就是俩大老爷们儿互相暗恋的故事(

-星马真的爆好磕了ball ball你们品一品!!!!

-中国boy x 某幻





“求求你了....允星河!就这一次!”



王瀚哲低声下气的躲在吧台的一边儿求在一旁劳神自在的允星河。



允星河先是微微睁大眼睛,刚打算大声回答,又被王瀚哲夸张的噤声姿势低下声音。



“你是智障吗?你追男朋友问我这个前任?啊?你信不信——”



王瀚哲扭扭捏捏了一会儿,又不太好意思的对允星河说:



“嗨,就算咱俩分手了不也是好朋友吗...求你了,逆风笑这玩意儿不可靠,我身边儿的朋友就你最靠谱了!”



允星河冷笑一声,用眼光凌迟王瀚哲有一分钟,才慢慢悠悠的开口。



“行,算我作孽,好吧?话说把你撩的心神荡漾的缪斯是谁啊?青衣?丧妹?——不会是水蛭吧?”



允星河用下巴对着在前面狂嗨蹦迪的几个人比划,说一个名字王瀚哲就摇一次头,直到允星河也想不出来王瀚哲还能被谁给撩到了。



王瀚哲恨铁不成钢的长叹一声:“唉,你还是不了解我。那位——看见了吗?蓝头发的那个。”



允星河又惊讶了一下,看向处于他们对面儿坐的端端正正还略带不自然的男孩儿。



“这是学长吧?你这口味——”



“啧,说什么屁话呢。诶这样,你先去帮我打探打探,我就知道那个蓝色头发的叫某幻,我这人儿不好意思跟他说话——你替我收集情报,行不行?”



允星河呛了一下,挪着步子不情愿的走到某幻旁边儿。



某幻低着头,细碎而长的刘海儿盖住了他的眼睛。整个人都莫名其妙的绷直,就像小学生一样诡异的严肃,还有僵硬的不自然让他与这一片狂欢格格不入。



允星河发现某幻非常敏感,抑或是警惕,在他离某幻还有足足一米的距离时他就发现了自己。



“你好啊学长,我是大一的允星河。”



某幻扯出一个足够称之为刻板的笑容。



“你好,我是大四的某幻。”



允星河被这个笑容尬到,也有点尴尬的举起一杯果酒,示意某幻:“那个......我请学长喝杯酒吧?果酒,度数不高的。”



某幻很显然带着为难的神色,在一段停顿过后,连允星河都想替他说出那句“不了谢谢”,而某幻只是接过酒,小小口的抿了一下。



“谢谢。”



在一番自卑男孩和自嗨男孩艰难的对话后,允星河自认为已经功德圆满,冲着终于变得稍稍有些放松和晕乎的某幻告别,大迈步往王瀚哲那里疾走而去。



王瀚哲觉得自己像等孩子出生的爸爸,看着某幻模糊不清的脸色发慌,正巧碰上允星河,连忙把他拽到一边儿问。



允星河的耳朵被四周吵闹的噪声震的疼,冲着王瀚哲一脸期待的脸就是一顿乱吼,把自己知道的不知道的瞎编的乱说一气,也没管王瀚哲听见没有,扭头就走。



王瀚哲愣在原地,他还是只知道那个大四的学长叫某幻。






-TBC-

下一章就能见面儿啦

正主没互动?没关系!同人文为所欲为



【忽幻】(退圈作)桑梓

-哭了几次,还是决定退圈了

-ooc

-给自己最后的一个念想

-别上升真人,我写的是吴织亚切大忽悠,不是yqy





忽悠结婚的时候某幻挑了朵蓝色的花儿。他是从小区草坪上摘下来的,还带着几滴露珠,浸到熨烫完美的西装外套上。



剪裁精致的皮鞋在石路上发出声响,某幻觉得自己像一个奔赴战场的勇士。



作为新郎的好友,某幻自然有权利滑进忙碌的后台,看着一大早就被拉起来化妆的忽悠坐在镜子前昏昏欲睡。某幻扯出一抹笑,狠拍了一下忽悠的肩膀。



“哟,咱们这新郎精气神儿不足啊,怎着,昨儿累着啦?”



忽悠敷衍的笑了一下,眼中的失望还是没能逝去。



某幻坐在旁边儿的凳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忽悠瞎扯,忽悠时不时回应一声嗯。对话越来越简洁,越来越少,直到某幻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



某幻看了眼表,时间差不多了。



他咳嗽一声,伴郎不是他,他一会儿就要走。



“那什么,忽悠,我先撤了啊。”



“你陪我走到后台门口吧。”



忽悠低声说。



某幻愣了,而后大方的整整衣服。



“没问题。”



后台铺着没用上的红地毯,两个人相对无语的走着。某幻刻意放慢脚步,发现忽悠总是跟他保持同一频率,于是他恶劣的想着再走的慢一些。



再慢一些。



你在想什么呢?某幻咬牙暗骂自己,恢复了正常的速度,却莫名其妙哽住了咽喉。他略带慌乱的四处瞟了几眼,发现忽悠的领带还没系。



“那什么......忽悠我给你系领带吧。”



某幻也不等忽悠搭话,上手就开始系,可他今天手抖的要命,眼睛还看不清,视角模模糊糊的,系了半天还是一团糟。



某幻张嘴,发现喉咙哽的酸涩。



他还是没忍住。



某幻死盯着地毯上的几滴水,想着今天不应该下雨的,而且他们是在屋子里。



某幻眨眨眼睛,低着头凭着感觉给忽悠系上了领带,然后使劲儿用手抹了把脸,依旧低着头,刘海儿挡住眼睛。



“那什么,我,先走了。”



某幻狼狈的逃出了那间屋子。



司仪庄重的看着漫溢笑容和爱意的新娘和嘴角带笑的新郎让他们宣誓。



“你是否愿意永远与他在一起——无论贫富......”



某幻看着台上灿烂的闪光灯,和逆着光站着的两人。



“你是否愿意永远爱她,无论疾病与健康......”



我想走了。某幻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个想法,眼睛依旧盯着那两个人。



“你愿意吗?”



“我愿意。”


I do.



某幻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话,消失在所有人热烈的掌声里。



他看着他们接吻。



除去众人起哄的声音,某幻还听到了一段话。



“诶哟,忽悠这领带怎么乱七八糟的,还给带台上来了?”


“嗨,估计是媳妇儿给系的吧。”



忽悠敬酒喝醉了,坐在位子上晃晃悠悠的神智不清。



花少北笑着逗他,“诶哟,忽悠这一醉怕不是连媳妇儿都不认得了?”



忽悠好像听到什么严重的事,大睁着眼睛站起,叫:



“我当然认得我媳妇儿,喏,哪儿不就是吗?”



所有人都顺着他的食指的方向看,只看到几个另一桌喝醉的醉汉和喝不了酒看着他们发疯的某幻。



新娘在他旁边笑他真是傻了,其余的几个朋友也都开玩笑,那几个UP主却不作声。



新娘起身,揽着忽悠劝他说要走了,忽悠只是睁着眼睛,用不太清楚的视线盯着某幻。



“那就是我媳妇儿。”






-END-


最后说几句吧。


忽幻退圈了,不会再产出了,最后一次打忽幻的tag。

很感谢在忽幻圈的小可爱们,感谢晓夜老师,阿珂老师,2x老师,麦子老师,根源老师,宿醉弟弟,还有阿鸩宝贝,心灵小可爱,欣泠宝贝,旗子,荼荼,妖妖,十一,鱼丸,南山等等等等,我都非常感谢。



你们都是特别好的小孩儿,祝福你们有更好的圈子。



期待我们的下次再见。

【置顶】球球您看看置顶和简介

你好我是韶染,一个清水沙雕写手画手,梦想是成为太太。


混的圈子很多,喜欢删文(。墙头很多很多


现在暂时混all幻,天雷!!!忽幻忽,喜欢忽幻的宝贝赶紧删fo

B站游戏区混一点点,魔人团半退状态。


很垃圾的人,有的时候会负能量,但是希望我的作品能让你们开心:)


是话废......想k列请私信...!


是白嫖的咸鱼一只。


没了(。



谢谢你能够看到这里。

【all幻】一场春梦引发的惨案(7)

-迪士尼终于逛完了😭

-还是修罗场......忽幻会多一丢丢?





太空主题的游乐园无非就是什么无重力什么搜寻科技奥秘的神秘设施,不过如果不去探究设施的原理,享受一下漂浮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某幻像导游一样带着那三个人往一个看起来乌漆麻黑的房子里走,忽悠有点儿怂,紧紧贴着某幻,某幻推也推不开,有点儿别扭的继续往前走。



工作人员穿着十分奇异的荧光衣服指导他们上到一个说不出来的平台上,有几排屏风划出一列列空道,让他们四个跟其他人一样找一列站着。



某幻眼疾手快占到了一个没人的地儿,紧接着忽悠就贴了上来,有点儿偏高的体温让某幻有点难受,但是后面又有人来了,某幻只好老老实实的待着。嘟督和杨龙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忽悠还手一伸把自己搂怀里了。某幻觉得哪哪儿都别扭,又不好意思说。



工作人员说了些注意事项某幻也没太听得清,就觉得有点儿燥的慌。



不过很快失去重力的奇特感觉就夺走了某幻的脑海,满脑子都是兴奋,而后他们又好像飞速向前飞一样,压力迫使某幻摔在忽悠怀里,忽悠什么也没说,就是手紧了紧。某幻想闭嘴,但是还是忍不住自己念叨“太酷了——!”就像个刚看到动物的小孩儿。



然后又做了做什么重力向上下左右的实验,某幻真正的是过了把野瘾,甚至忘了自己还在别人怀里,砸吧砸吧嘴就想扭头走。忽悠一扯某幻他就跌了回来,诧异的看着他。



忽悠照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幻,你刚才差点儿没压死我!”



某幻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那——?”



“我不管!你要赔我……!”



忽悠撒娇,激的某幻一个冷颤从头冷到脚。“行行行,那咱们先走成吧?你看看这黑灯瞎火的——”



某幻说不出话了。因为忽悠突然把他的脸凑近,似乎轻轻一动那嘴就能碰一起,某幻还被忽悠搂着,一时间尴尬无比。



某幻感受到自己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变烫,有点儿慌乱的推了推忽悠。“你没事儿瞎发什么情……快快快走……”



忽悠看着他,在他的嘴角旁边印了一下唇,满意的拽着某幻走了。某幻一下子脑袋当机,所有电路全部宣告短路,温度到达了某幻无法容忍的高度。



某幻想说话,但是哑着嗓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一副失神的样子吓了嘟督一跳,某幻看看回过神,不可置信的看着忽悠。



这......挺正常的——男孩子嘛,这就是表达、友谊的行为!某幻催眠自己,却发现效果并不如期望中的那么好。



虎头蛇尾。某幻有点儿狼狈的低着头跟着他们往游乐园外面走,心里想。我真是上辈子杀人了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一时间某幻某幻连计划下一步去哪儿都忘了,五天假才过了一天。还是杨龙提议先找个睡觉的地儿,三个人都认为回宿舍无疑是智障行为,于是决定订酒店。



那么问题来了,定什么房间?

【all幻】向阳(1)

-这篇是惨案的番外...

-应该也是长篇叭

-大概就是几个人和某幻相遇的过程

-嘟督视角




嘟督翻照片儿的时候翻到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满了“嘟督”两个字。纸页泛黄,干瘪,似乎轻轻一碰就要碎掉。嘟督猛地想起来了好多事情,像坐着绿皮火车看着窗外飞速驰过的风景,到了终点站。



那时候嘟督5岁,某幻4岁零十一个月。



某幻的妈妈把某幻放到他面前,和蔼的对他说这是你的新朋友,新邻居。某幻就怯生生的站在那里,瞪着他。



他不说话,笑了一下。某幻看他笑了,他也笑了。露出了自己的几颗牙,眼睛像一汪泉,映着阳光。



某幻跟嘟督就一起上幼儿园,上小学。那时候嘟督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向某幻说他从电视上或者爸爸嘴里听到的故事,那些故事很刺激,很生动,每次都把某幻唬的一愣一愣的。嘟督很开心,觉得自己是某幻的哥哥,于是有什么东西都会给他吃,给他玩儿,他也喜欢听某幻小小声的对他说“谢谢哥哥”。



他有时候也喜欢逗某幻,故意拿走他的玩具,看着某幻惊慌生气的眼睛和威胁的语气。当某幻真的害怕时他又连忙还回去,对他说对不起。他觉得这种事只有发小可以这么做,而他跟某幻是发小。



还有一次某幻跟他走路回家时突然拽紧他的衣角,颤抖着声音说“我怕黑”,嘟督也怕黑,但是他只是大笑了一声,拉着某幻的手腕儿。



“没事,哥哥会保护你的!”



嘟督跟某幻经历了一切。他看过某幻因为尿床羞红了脸,某幻也见证过嘟督不好好写作业被老师狠揍了一顿。嘟督也偷偷帮某幻洗弄脏的被子,某幻偷偷的拿出校医那里偷来的医疗箱笨拙的给他上药。



嘟督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情,他也不觉得这种感情有什么错误。嘟督要保护某幻,那是他的生命。



我们是发小啊。嘟督说。



嘟督可以因为某幻学他逃课狠狠的打了某幻一顿,某幻可以因为嘟督差点儿吸毒把嘟督的脸打到青肿。但是他们互相是为了让对方更好的,嘟督为了某幻变得更好而存在。他对此深信不疑。



他是朝霞中那一缕最为明亮的光,他是云彩中那一丝最为洁白的雾。触不可及。



嘟督不再跟某幻那么打打闹闹的了,但是他们还是发小。某幻有自己的生活,他要结婚,他要生子。尽管嘟督想让他属于自己的欲望有多么强烈,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于是他只会在某幻结婚的时候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西服,别上一朵花,恭喜某幻。



“你终于有人照顾了啊!我成天看着你可把我累坏了。”但是我不想轻松。嘟督在心里悄悄地说。



嘟督相信这一天会来到的,所以他珍惜和某幻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嘟督一直在追逐他的阳光,就像一朵向日葵向阳而生。




【all幻】一场春梦引发的惨案(6)

-all幻,cp洁癖慎入

-修罗场好爽啊!!很ooc但是好爽啊!!!!



某幻走了一圈,还是忍不住感叹。这游乐场,真他妈大。


鬼屋之旅已经证实了那三个傻子不可依赖,某幻就打算自己去好好玩儿一把,但是那三个明明也不愿意好好玩,就非要赖着他。尤其是忽悠,某幻一有点想赶人的心思忽悠就抢先一步可怜兮兮的对他说我可是跟你用一张情侣票的人,把某幻噎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某幻要去坐过山车,那三个人紧紧的跟着,甚至又因为谁坐某幻旁边儿吵了一架,结果好不容易定了位置,只有某幻一个在过山车尾刺激兴奋地大喊“For Mother Russia!",剩下那仨一个铁青着脸不敢说话,一个已经半昏不醒,还有一个疯狂尖叫。


下了过山车还要某幻一个个扛出来,吐得昏天黑地,某幻像保姆一样给他们顺气喝水,忙活了半天三个人是活过来了,某幻快暴毙了。


某幻黑着脸瘫在椅子上想方设法甩掉这几位,想了半天也稀里糊涂的没什么头绪,忍不住想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为了学习如何当一个好的保姆还是为了犒劳自己身心俱疲的灵魂。


一看表已经十二点多,招呼这几个人去吃饭,在一番对游乐园过高物价的批判后,某幻很爽的接受了三个人”诚意“的道歉——请吃饭。


某幻舔舔嘴,他敢保证现在四个人里他是最废体力的,本来还在为自己在月初就暴瘦十斤的钱包发愁,现在既然不用花钱,不点点儿贵的岂不是暴殄天物?


计划通。


饿了好一会儿后的午饭总是最美味的,某幻又喝了口牛奶,叹了口气说自己撑着了。本来还立志吃穷他们,结果自己是最先投降的那个。忽悠笑眯眯的看着某幻,把他看得浑身发痒,不自在。


他瞟了一眼忽悠,又拿起一碗冰淇淋吃起来。凉爽的口感让某幻满足的眯了眯眼,吃饱后的腻感似乎也消失了。腿在桌子底下肆无忌惮的晃来晃去,像个偷吃秘密的黑猫。


杨龙看着旁边因为吃到爽变得很开心的某幻,轻笑着说,”你真的好容易变得开心啊。“


某幻用鼻子轻哼了一声,权当回应。


”像个小朋友。“


某幻挑了下眉毛,把在嘴里咬了半天的勺子拿出来,”那是,我这叫保持一个童心,纯洁无暇——!“


说着又对杨龙抛了个眼神,低头吃自己的冰淇淋。


正当某幻把空碗放在桌上,清清嗓打算宣布皇上进膳结束,嘟督轻轻的示意他,”你脸上。“


某幻愣了一下,舔舔嘴唇。嘟督摇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


”鼻尖。“


某幻用食指舐了下鼻尖,看着手上残留的残渣,呆了两秒,又用舌尖很快的舔掉。


嘟督咽了口口水,”我去结账。“


某幻还坐在原地看着那三个人为怎么分摊账单发愁,一时间无聊玩儿起自己的围巾。


他想起来自己以前很喜欢往自己腰上缠块儿布当勇者,嘟督就带顶假发坐地毯上玩儿积木当成被抓走的公主,他每次与空气斗智斗勇完了都要学着电视里的男主单膝跪地,深情款款的对嘟督说,亲爱的公主,我们走吧。


可惜的是每次嘟督都会扯掉他的布,跟他说他根本就不适合当勇者。然后某幻就又急又气,每次嘟督就又对他说对不起,然后无限循环。


某幻晃着腿,其实小时候也挺好玩儿的。至少现在搞这种把戏两个人都会羞耻致死。


某幻摊开自己的暗红色的围巾,一会儿叠成“豆腐块”一会儿又卷起来,或者又疯狂蹂躏,直到出现一团团不规则的褶皱。他又把围巾像小红帽的帽子一样裹在自己头上,对自己现在这种又遮阳还好看的造型十分满意。


忽悠结完了帐就看见某幻把自己围巾裹头上,一时没忍住笑了一下,“你这什么情况?”


“小红帽啊!你没童年?”


某幻说着还特意捋了捋刘海儿,挑眉问他。忽悠摇摇头,撇嘴做嫌弃状。“您这样儿的童年我还真没有。”某幻嘁了一声,不理会他。


忽悠按了某幻的脑袋,听到某幻不满的“哎呀”,“走了。”


某幻边站起来边整理自己的造型,拽着围巾的两端一路小跑跟着忽悠。杨龙和嘟督看见某幻具有异域风情的前卫造型也笑了一下,某幻对于他们的反应不满的瘪嘴,连说“你们这是不懂时尚!”


杨龙好像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曲别针,给某幻的围巾别上。


“行了,这回真的是小红帽了。”


杨龙一脸笑意。某幻一看,还省了自己的事儿,也笑嘻嘻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你太懂我了。”


但是这也太松了,某幻一有什么大动作这围巾就要掉下来。某幻眼珠儿一转,冲着路边卖各种玩具发箍的喊,“你们那位好心人带我去买东西!”


三个人都没反应过来,某幻看了他们一眼,当他们不上道儿,自己跑过去不知道跟店主嘀咕了些什么,回来时脑袋顶上就晃晃悠悠的有了俩老鼠耳朵,中间还有一个骚气无比的粉色波点蝴蝶结。


某幻张开手,得意的对三个人说,“太完美了,不愧是我的杰作。”说完就闭着眼准备接受他们的赞美。


赞美没听到,笑声倒是不少,某幻疑惑的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众笑得不行三人。


嘟督看着某幻的造型,笑着摇了摇头,“某大总裁,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某幻沉思了一下,这几个老年人什么刺激都受不了,玩儿旋转木马又太小女生了。


他看着前方一个太空主题的乐园,来了想法。“鬼神你们受不了,高科技总行吧?”




【all幻】一场春梦引发的惨案(5)

-耶上瘾
-all幻,cp洁癖慎入
-忽幻—龙幻—嘟幻


迪士尼乐园熙熙攘攘,就像一个超大型的沙丁鱼罐头。本来还想着在工作日能稍微放松一下的某幻被狠狠的打了脸,无精打采的排队。


忽悠好像心情很好,四下看了看,这瞅瞅那望望,一副刚踏出闺房的黄花大闺女模样。嘟督在刷手机,杨龙在听歌。


某幻站到售票口,看着牌子眼前一亮。


其他三个人坐在椅子上等某幻买票,一时间百无聊赖。某幻拿着两张票走过来,脸上挂着笑。


“天助我也,现在有买那个情侣票的,正好咱们四个买两张票,好像拿着票根还能换吃的!”


某幻一脸兴奋,这回是真的捡到便宜了。他把满满少女粉的门票递给其他三个人,问。


“那现在谁跟谁用一张票?”


......


在三个人一番到底谁跟某幻用一张情侣票的无意义的辩论后,某幻抽抽嘴角,“实在不行你们就石头剪子布叭。”三个人沉吟片刻,觉得某幻说的很对。最后在忽悠和都督的激烈角逐下,忽悠险胜。


某幻如释重负的看着他们不情不愿的结束,赶紧拽着忽悠的手往检票口走,这几个人真的是有毛病,用门票还要争来争去。某幻为现在的世风日下痛心的摇摇头。


忽悠边跟着某幻走,边扭头看着呆在原地黑脸的嘟督和杨龙,比了个胜利的wink。


“我先走啦,各位~”



游乐园没啥特别新鲜的东西,本来某幻打算硬拉着他们去鬼屋过把瘾,结果刚一进去忽悠就吓得腿软走不动道儿,一定要某幻搀着他。好不容易过了一半儿嘟督又哼哼唧唧的说太吓人了要躲在某幻后头,杨龙也不知怎么回事说自己脚崴到了。


于是四个大男人,一个个好好的进去,出来一个拽着某幻的后背,一个死扽着某幻的右胳膊不肯撒手,还有一个用某幻左手当拐杖使。某幻就像个稻草人儿似的,看着周围人怪异的眼光尴尬脸红到爆炸。


他们一个个都怎么了?今天难道不适合出门吗?某幻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拷问。


出了鬼屋三个人神清气爽,就某幻被弄得胳膊酸疼,说要去买点儿吃的犒劳自己,结果还没迈开腿忽悠跑回来给自己递了一个冰淇淋,小女孩儿似的羞红着脸说这是情侣票换的,要给某幻吃。


呵,您自个儿吃吧,某幻冷笑。这冰淇淋少一半儿少的也太突兀了,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你是让我吃冰淇淋还是吃您口水呢,某幻腹诽。


杨龙跟嘟督看到忽悠的行为好像被辣了眼睛,一个个的也说要把吃的给某幻吃,嘟督更狠,仗着自己是发小把一冰棍儿往某幻嘴里捅。


某幻惊了,这又是什么操作?他抬头看看天儿,这也不冷啊,他们食物中毒了?


可惜某幻现在嘴里被冰棍儿塞的满满的,说不出话。他含含糊糊的哼了几句,又嘬了一口冰棍儿,把冰棍儿拿出来,有点儿口齿不清——因为被冰棍儿冻的。


“不是......你们都怎么了?”





【all幻】一场春梦引发的惨案(4)

-修罗场开始了

-all幻,cp洁癖慎入

-觉得越来越偏离我的开车初衷了...?

-忽幻—龙幻—嘟幻






某幻刚醒就来了个惊天的好消息,最近他们大学附近好像要有什么重大会议,整个大学停课一星期。某幻看着手机,差点儿没叫出声。



某幻探头,看着三个还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的傻子,“诶,既然停课,要不要出去浪啊?”



杨龙还拿着牙缸呢,嘴上还有没涮干净的泡沫儿,含含糊糊的回了句“行。”忽悠昨天睡的太晚了,现在还在躺尸,哼哼唧唧不肯起。嘟督放心的扔掉他的近代史,往自己上铺看,也表示同意。



杨龙去推了推忽悠,忽悠磨叽了半天才开了贵口“......玩儿...?行,可以呀......”说着又躺回去了。



某幻哼着小曲儿跟嘟督闹起来,他把嘟督的卷子攒巴攒巴收起来窜回上铺,嘟督眼疾手快抓住了某幻的一只脚踝。



嘟督这个卑微的男孩子压低声音,“某幻,卷子还我。”



摸透嘟督不敢伤他的某幻笑嘻嘻的举着卷子,声音发媚:“大爷~来玩儿呀~”



嘟督愣一下,有些气急:“别玩儿了还我!”



“略略略,我就不!”



嘟督眼色一沉,冷笑着拽着某幻的脚踝往外拉,某幻一不小心被拖了回来,暗叫不好。嘟督胸有成竹的对某幻喊:“某幻!立即投降,不然我要使用武器了!”



男人不能说不行,某幻撇撇嘴。但是心里隐隐发慌,总觉得大事不好。



嘟督看某幻没有动作,一脸阴险的上了手,开始挠某幻的脚心。



某幻受不了别人挠他痒痒,这点跟他是发小的嘟督太清楚了。某幻几乎浑身都是痒痒肉,初中那会儿有个男生开玩笑挠某幻的胳肢窝差点儿没把某幻弄哭。



嘟督还记得那天晚上某幻红着眼睛坐在嘟督的自行车后座,声音发闷。



“别人一挠我我就想哭......我也尴尬呀!”



果然,某幻脸色瞬间惊慌,他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脚,可惜下盘不稳,脚踝被狠狠握在嘟督的手里。



“你你你,你太恶毒了你!!松手——”



某幻想起身去扒嘟督的手,可惜的是为时已晚。嘟督已经开始了他的报复行动。



某幻瞬间抓紧了被单,浑身都颤抖着。身体蜷成一团,声音晕上了浓重的哭腔。



“别......我操...哈......”



嘟督被吓了一跳,赶紧松开了手,杨龙也惊了,连忙转过头。忽悠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直瞪着某幻。



令人窒息的寂静。



某幻缓了缓,从床上坐起来,惊讶的看着瞪着自己的三人。



“怎么了你们......最近老是看着我——”



嘟督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喑哑。“你刚才那声音......怎么回事?”



某幻打了嘟督一下,有点儿生气。“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不是知道我受不了别人挠我吗?”



“那我哪儿知道这声音这么荡漾啊?”嘟督有点儿委屈。



“哈?你这人太龌龊了你,这是我生理反应,怎么,拉我去解剖啊?”



某幻滑下床,用卷子又打了一下。嘟督一看才发现某幻一被挠就哭不是吹的,到现在眼里的泪还消不下去,脸颊有点泛红。



忽悠咳了一声,“幻,那咱们去哪儿玩儿啊?”



某幻把卷子塞回嘟督怀里,一脸无所谓“我都ok啊,你们想去哪儿?”



杨龙家在北方,不太能接受南方的习俗,“要不去我老家?”



嘟督摇摇头,“你老家?秋天去冻感蹦迪吗?”



忽悠提议,“诶要不去山东吧?我跟幻都是山东的,带你俩飞呀。”



某幻有点儿犹豫,“山东没什么好玩儿的呀……”


一时间四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



“啧......诶,要不去日本逛一圈儿?”



“你想现在去看樱花?还不如看假花。”



最后一番你争我夺的辩论,决定去迪士尼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