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染.SR

沙雕写手(。

严重cp洁癖,喜欢各种all。
不接受拆逆。

目前是all幻女孩——淡圈


世界三鸽之一,我实名赞美晓夜老师和阿珂老师。


谢谢你的目光。

冷。


某幻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细碎的雪粒伴着风给某幻刮的睁不开眼。



“喂——?王,王翰哲!诶对,那个你到那儿了呀?我看不着你!对!”



嘴唇被冷风冻的发木,稀里糊涂光喊王翰哲了。某幻拼命跺着脚,脚趾尽力蜷起来,脚下混着雪的泥地被脚踩出浅浅的一个坑。



旁边儿只有一个破烂的老式公交车站路牌,某幻尽量把自己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塞进两层的羽绒服里,攒成一个企鹅,圆滚滚胖乎乎。



零下十七度的北京和拆迁一般的大风让某幻丧失了绝大部分理智,甚至缩在路牌里头贪那么一点儿热乎。



把下半截儿脸挤进围巾,上半截儿塞到棉帽里,两边儿再一戴耳罩,就剩一切糕般眼睛眯缝着睁不开。



王翰哲搓着手看那企鹅看了半分钟愣没认出来。就看它在哪儿蹦蹦跳跳,噗嗤一声笑出来。



“某幻,你啊?”



某幻抬脸儿看他,“我操你马,你在这多久了?”



“半分钟吧”



“那你他妈不叫我?!”



王翰哲嘿嘿笑着走过去,某幻迎上去,拍了他一脑袋,嘴里模糊不清的念叨

“你真讨厌,妈的大冷天把我晾着……老子要冻死了you know?……”




王翰哲把自己羽绒服拉链儿拉开,一下给人团自己衣服里了,安抚般摸摸被棉帽裹住的脑袋,拍拍背

“行了你,你成天这么早来干嘛啊?踩点儿就行,我又不介意等你是吧”



某幻叹了口气,用手圈住王翰哲,动作被衣服整的有些笨重。



“下次我肯定这么对你。”



王翰哲搓搓某幻被冻红的脸。



“行呀。”


你以为你知道知道的知道其实也知道(中)

-星马

-中国boyx某幻







王翰哲从宿舍的板儿床上突然坐起来,像盯着西瓜最中间儿那一块儿似的盯着手机。



“某幻跟我一个系???”



一句话中道不尽的惊喜和不敢置信,下边儿的逆风笑冷笑一声,“那又怎么了?一个系多大地儿,你还指望着偶遇???”



王翰哲白了逆风笑一眼,“当柠檬精别太显眼,你怎么就知道我碰不到幻幻?”


逆风笑拐弯抹角的“噫”了一声,“这刚那儿到那儿了,就叫人幻幻”


王翰哲拍了逆风笑一下,“你别在这儿成天酸别人了行吗!”




其实王翰哲也知道逆风笑说得对,但是毕竟是一个系,几率已经大大缩小。

至此之后王翰哲每次上课都好好打扮一番,就怕哪一天真遇上人家了自个儿丑了吧唧的多不好啊。



期中考试临近,王翰哲成绩够他浪的,于是王翰哲一门心思花在了那远在天边的学长某幻身上。



每天执着的浪迹于校园论坛,凭着自己精准的嗅觉和论坛上人不太专业的打码吐槽了解了某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跟王翰哲看到的不太一样,论坛上的某幻是一个“清冷不爱说话的学长,不爱打扮自己平时巴不得不露脸”

“三好学生,烟酒不沾恋爱不谈,唯一一次打架是被人拽走的然后刚打就被人一拳头打出溜出去了 ”

“网上冲浪都不明白的断网男孩,听说最近在艰难的学习网络用语。”

“在x系神的存在,所有专业课全都满分,校长亲自鼓励他,参加过各种世界级国级比赛”等等。



王翰哲边自省边翻某幻的经历,对于某幻绝对别人家孩子的经历啧啧称奇。



一会儿从床上翻身坐起,一会儿激动的缩成一团发出诡异的笑声,蹬直自个儿的腿脚趾用力,脸上是不正常的红色,就像一个小姑娘。





王翰哲扒拉一把自己已经乱的不能再乱的头毛,看眼表发现自己的下节课上课的时间早就过去了。吓得他直接滑下床,连鞋都穿错了也不管,在自己滑倒的边缘冲出门去,心里默数还剩下几秒钟和自己应该得到的处分是多少。






电梯像是被人每层都按过一样慢,王翰哲气的跺脚还掉头往楼梯间冲,三四阶的往上蹿,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完辽老子要迟到辽”什么都没想。





这样把自己放空成一个类人猿的后果就是用自己的原始本能冲向教室却被半路杀出来的一个东西拦住,然后和他同归于尽。





脑子还没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这坨东西是软的”,然后“还是热的”,最后以“卧槽不会是人吧”告终。王翰哲摔得不轻,自己是往后倒的,然后给人扽下来了。现在这人趴他身上,估计心理伤害肯定不小。





王翰哲支起胳膊,想说“大兄弟dei不起哈”,到嘴边却给耳边熟悉无比的声音噎回去了。




他偏偏在最不想遇到他的情况下遇到了他。






王翰哲放缓呼吸,两眼紧盯着蓝色的发旋儿,磨着后槽牙恨不得扇自个儿一巴掌。





发旋儿不见了,那张千呼万唤日思夜想就是不想在这一刻见到的脸出来了。


某幻摔人身上足足得有半分钟才把脑袋缓过来,嘴里“嘶嘶”的小声叫唤,撑着右胳膊皱着眉眼抬起头,睁眼看见面前带点儿茫然和愤怒的脸,呆住了。





王翰哲看着某幻呆滞的脸,还是没忍住,脸红了半边儿。

现在就像那些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王翰哲能清楚的看见某幻眨眼的时候扑扇的睫毛,能看见呼吸略微急促的鼻翼,能看见某幻蓝色眼睛泛着的清澈通透,能看见半张着的唇,能看见他带有些许无措的眉毛轻轻皱起。




操他妈的,王翰哲暗骂了句脏话。





为什么不想看见他,我他妈太想遇见他了。





某幻慌乱的四下看着,左手摸上自己后颈和耳朵,降一降过高的温度,撑起身离开王翰哲。





他没办法看王翰哲,天啊,鬼知道刚才他看见王翰哲在看自己的时候有多紧张,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世界觉得都静止了。某幻为自己的这种行为感到羞耻,用手捻着衣服下摆,可是又无法停止。





某幻望着天,脚尖碾着地,突然有点难受,觉得自己特别孙子。他挠挠头,突然发现王翰哲还没起来,某幻慌的一批给人拉起来,一个九十度鞠躬就来了,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王翰哲也慌了,把某幻扶起来,笑着回“没事儿,也是我有问题”。看着某幻左看右看就是不愿意看自己,反应过来肯定是给人惹气了,尴尬的问他“要不您先走?”





某幻惊了一下,也顺着王翰哲给的台阶儿出溜走,嘴里小声嘀咕“对不起哈”,低着头没敢看人家就窜到拐角儿没影了。





王翰哲低叹一声后悔莫及,今天这一出就给人惹急了,这以后还怎么拉近关系。




摇着头发现早就上课十来分钟了,王翰哲坐楼梯口儿思考了一下,想着还不如用来拉近距离,想好了蹦起来拍拍屁股就跟着某幻走了。





某幻慢慢蹭到教室门口,认命的进去,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还是刚才那事儿。某幻是个厉害学生,老师也没多苛责,让他进去了。





后半节课该睡的睡该玩儿的玩儿,某幻坐在后头捧着脸想着王翰哲,气自己当时太愣,跟个傻子似的,王翰哲肯定不喜欢自个儿。想到这儿他就有点难受,舔舔嘴强行压下去,让自己跟正常人一样。





王翰哲瞅着某幻走进教室,心里记住了这个教室,扭头就回宿舍。逆风笑抬眼,笑他

“哟,上课上一半儿还是没赶上啊?”王翰哲没理他,低声不知对谁说了一句



“我搞到真的了。”


请您欣赏世界名画

《大冬天光着屁股搁雪里打滚儿的王九龙》

《夜里起床穿黑色睡衣严肃思考人生的张九龄》

【花幻】绝了。(上)

-看故事王听不进去故事净看c位出道红蓝二位了👌

-瞎jb写,您各位随便看看,莫当真

-花少北➡️某幻—????

-沙雕






某幻抖着腿半瘫不瘫的坐着,眯缝着眼睛打算入定。






大屏幕上显示着各位选手的答题情况,答得漂亮,那就欢呼叫好给人庆祝,答得傻逼的那就默默的坐着,偶尔拍两下手安慰。

某幻就随着其他人一块儿起哄,一点儿也不费力气搞特殊,困了就眯会儿,醒了就凑合看看,反正导播镜头拍不到自个儿那儿。





本来某幻上这节目就没想着要什么戏份。





粉丝在屏幕前疯了似的喊“幻幻醒醒!”跟他说实在的也没啥关系。

所以某幻老早就摆正心态摆好态度,低着头恭恭敬敬的送别人上c位带着还捎上一句“您慢走”。






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才发现在网上已经熟的能一起扽裤衩儿的UP在现实中一个个扭扭捏捏的不要命,握个手都要您好辛苦感谢您素质三连。

某幻本来想着呦嚯这感情好,好几个自个儿都认识,还挺熟的,那是不是能互相扶持一下。结果一个个眼瞎了似的台下约好了怎么着,到台上就一个个都是哑巴。






某幻上去答题的时候也没想到会这么正式,都没敢看三位老师的眼睛,稀里糊涂的把自己该说的都说了遍。

觉着自己脸发烫,脑袋晕晕乎乎的,评委老师说了啥也没太听清,就踉跄着跑到自己的位置上,才松了口气。






某幻就觉着这舞台本身就不适合他,他不爱露脸,他想一剧本儿跟憋着生孩子似的,他也不是什么搞笑艺人,也没啥急中生智的基因。这故事王简直逮什么某幻不会就上什么。







所以基本上某幻能进四十强那是某幻向哈利波特周杰伦许愿成功了,下次许愿张怡宁福原爱没准儿还能进9强。






嗨,玩笑。







某幻正迷迷瞪瞪马上启程飞周公那儿去的时候坐他旁边儿的一小孩儿用手拍拍他。

某幻哆嗦一下,反应过来是花少北。






“你说这选手能过来吗?”







花少北半个身子都探过来,小声带着鼻音嘟囔。







算了吧,某幻压根儿就没听这人说话,男的女的都不知道,你这不欺负人吗。







所以某幻就回了句“不知道。”就又收拾行李准备启程。






偏偏花少北像是没地儿发泄,就硬是要跟他尬聊,天南海北什么都说什么都略知一二,某幻就跟捧哏的似的就插几句

“嗯啊哦”。

然后某幻忍不住了。







“你非要找我聊天儿吗?”







花少北尴尬的愣了一下,又用坚定的眼神儿看着他。

“你看咱俩都是蓝头发——是吧!你说说这多有缘呐……?”







然后某幻也愣了,愣了好半天,往上看自己有点儿长差点儿盖眼睛的蓝色刘海儿。







“哦。”







然后某幻接着给花少北捧哏。







某幻看见花少北有时候也跟他似的喜欢自闭,有时候又莫名其妙的嘴碎。他问花少北,花少北只说个人爱好。然后某幻又迷迷糊糊的被加了手机号儿微信QQ,花少北拍拍某幻的手,说一切ok,而某幻还没反应过来。






某幻又晕乎着问他怎么就要加微信了,花少北笑嘻嘻的说“喜欢你”给某幻就给定哪儿了。








某幻自认为是个直男,一时间对于花少北的恶言恶语无法理解,幸而花老师似乎也反应过来这话听着有点儿别扭,连忙改了口。








“不不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欣赏你,欣赏,你知道吧。”








某幻撇嘴想说不知道撅他包袱,但是只是撇撇嘴,什么话没说。两位蓝头发男士之间的距离似乎又微妙的进了一步。









凌晨拍完节目回酒店某幻已经魂归故里了,下意识跟着别人走,直到“诶你不是这儿的呀”才将将回过神来没继续行尸走肉。








凌晨那几个GAME的也没闲着,来串门儿的过来捣乱的,王翰哲还拍vlog,除去他们几个人实际上都困的要命现场一片祥和。







某幻突然想和花少北说话,又不知道怎么挑起话题,社恐男孩某幻君因此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花少北似乎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于是他坐在某幻旁边跟他一起深思。









但是深思到快睡着了也没想好,于是俩人隔着墙莫名的想着对方跟死了一样睡去。







【舅甥/ABO搞笑向】BE A PERSON(2)

-该说的都在1里。







张云雷挠挠脑袋,起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他看向旁边睡成一个“大”字的郭麒麟,不止是苦是乐的笑了一声。






不会有人知道他俩昨天干了什么。







他知道那群女流氓肯定要说“诶呦———”然后开始开车。——其实张云雷也是这么想的,这,无可厚非啊,这么久没见,那不得快活一番吗。






张云雷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动作出现了一点小偏差。






本来应该是张云雷吻住郭麒麟,慢慢悠悠地给人撂床上,然后该干的都干了。







但是昨天的版本是张云雷用了半个小时没能抵御住郭麒麟具有侵略性和尖锐的Alpha信息素近他身。然后郭麒麟玩儿他,张云雷越接近他信息素越烈。张云雷体内Alpha的天性让他生气了,于是跟郭麒麟打了一架。






肉♂搏变肉搏。可乐不可乐???(太可乐了——陶阳)






更可乐的是他们俩打架打了一夜,一会儿郭麒麟张嘴就啃张云雷胳膊,张云雷就扭郭麒麟手;要么就郭麒麟骑人张云雷上,嚣张的笑出声,然后张云雷生气把人郭麒麟整个儿掀过去。






然后屋子里全他妈就是

“我操你🐴张云雷给我站着!!”


“我操我操别他妈撅我脚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被我摁住了吧?”


“杀你🐎呢我操???”


“我日他妈别,别动”


然后两位Alpha就在这间房间里亲切的感受到了来自舅甥的关怀,和礼貌的用语,并向对方学习。








然后俩人困的不行直接睡了。







张云雷看着自个儿胳膊大腿全都是郭麒麟给啃的印子,隐隐约约还洇血,张云雷舔舔牙龈,狠命拍了郭麒麟肚子上,给人直接叫起来了。








“你瞅瞅,你瞅瞅,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他妈就这么对你老舅?”







郭麒麟眯起眼,撸起袖子,“你看看,我是管不住嘴,你他妈就管住啦?”








然后两个人坐床上相视,无言。






最后张云雷别扭着下床拿药膏,郭麒麟两手一插,盘腿儿着享受老舅的伺候,最后给张云雷赏赐了一个兔子精的微笑。










-TBC-

【all幻】因为嫁入豪门的梦想迫使我开始工作(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沙雕东西

-很ooc

-还是邪教





某幻是个正常的男孩儿,从小接受的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自认为自己活了二十三年不是五好市民劳动模范也绝对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



唯一一点不太一样的可能就是他的梦想。



他的梦想是嫁入豪门。



不不不,某幻狠狠的摇头。这并不意味着我是个gay,我只是想嫁入豪门。



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他这个有些怪异的想法,某幻也在第二十七次给人解释后放弃了对别人坦白,对于别人问道Do youhave dream?也只是敷衍的答道No.



但是嫁入豪门真的是某幻发自内心的梦想。要是追溯到源头,可能是他的妈妈。但也可能不是,总之他就这么认为了。



他曾经学着那些女主做过无数事情,崴脚摔跤平底滑跪等等,但是他换来的不是某个著名集团总裁的那声温柔的问候,而是他的老铁一边嫌弃一边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他也不是没有试过做一朵软弱无骨的白莲花,但是当在他又一次装作娇柔的哭泣之后,不仅是他的哥们儿,他自己也吐了。



于是这个梦想被他偷偷的埋在心里,但这还是他的梦想。


【舅甥/ABO搞笑向】BE A PERSON (1)

-辫儿哥哥真好看,大林真好看

-非典型性ABO,雷者退散









“呕呕呕呕呕呕”





“????????”








场面一度失控。








今天本来是个好日子,张云雷今儿个没戏,闲在家里没事儿干。又听老郭老师说今儿小郭老师也拍完了节目正往回赶。那张云雷那叫一高兴嗬,就像青春期发春的少女,抱着个手机五分钟一句“亲爱的到哪儿了呀?”也的亏是郭麒麟舅舅,像其他人敢这样儿小郭老师早就不胜其烦直接拉黑万事大吉。








当郭麒麟踏入大门的那一刹那,他突然暗叫不好。








“我操。”





这是郭麒麟说的第一句话。







在零点零的二十一次方一秒之后,郭麒麟当场呕吐。









张云雷摆了好久的欢迎微笑刹那间崩塌。







幸好是干呕,没东西,张云雷尴尬着想走上前去问问自个儿的小宝贝儿怎么回事儿,直接被拦下。







“我操你他妈等会儿———咳咳,我操,张云雷你发情了?”






这回轮到张云雷惊讶,“没呀……麒麟你怎么了?”






“我分化了。”








张云雷心下了然,笑嘻嘻的问他“哟,是不是Omega呀?”






张云雷打量着弯着腰白着脸的郭麒麟,瞅瞅,又白又漂亮,温温软软一副Omega样子,怎么可能不是Omega?







“放你奶奶的屁。半个月前分化的,铁铁的Alpha。”






郭麒麟像是还没缓过来张云雷的信息素,嘴上也没饶人。







然后他意料之中看到张云雷站在旁边儿石化。他拍拍身上的灰,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样子开口。






“行了。之前我没分化跟你住一起还行,现在分化了AA相斥肯定不能同居了。虽然咱俩行程都挺满,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啧,要不我去跟陶阳蹭张床?——哟,不行,那小子好像也是Alpha——啧啧啧。”






郭麒麟边说边打算,丝毫没有在意一旁脸色发黑的张云雷。






张云雷快步走到郭麒麟眼前——在郭麒麟呕吐警告之前收起了信息素——左瞅瞅右看看,把脸上的痘痘都给数清楚了,还是不敢相信他家大林是个Alpha。






“你.......你说你是Alpha,你信息素呢?”






郭麒麟白了他一眼,像在看智障。






“惊了,我当然是敛着呢,要不你一闻Alpha信息素要么跟我一样吐喽,要么就要揍人了。”






张云雷咬牙,说自己能控制得住,非要郭麒麟释放自己的信息素。郭麒麟耸耸肩,还真放。







张云雷一时间竟然真的失去控制,脑子里全都是要揍爆郭麒麟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我的妈.......真的是Alpha呀......”






张云雷带着哭腔说,看着郭麒麟换衣服的身影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那为什么不能住一块儿啊?”





“不跟你说了吗,咱俩都是Alpha,成天闻着对方信息素就受不了,还住一块儿,嗬,往医院跑住一块儿差不多。”







“那,发情怎么办?”






郭麒麟愣了一会儿,低低地说“那你没法儿跟一Alpha交配呀.......那你去找个Omega——解决一下吧……”






张云雷被郭麒麟莫名其妙的醋点笑到了,冲过去给人整个团怀里,跟抱洋娃娃似的,气的郭麒麟直瞪着他。






“你又没事儿发啥神经?我——”





“我发情不看第二性别,看人呀。不是郭麒麟的我硬不起来。”







郭麒麟挣了几下,啐了张云雷一口,红着脸儿骂他。





“成天说些骚话,松开。”






于是张云雷乖乖的松开了。







“诶,你好容易回来一趟,舅舅请你吃饭啊?”





“不必,我猜这饭又是驴肉火烧和烤串儿吧?”





“啧!你怎么这么看待我,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嗬,是。”










-TBC-












【德云社】惩罚措施

-全员

-算是...无cp搞笑向?





德云社也算是紧跟时代潮流的弄潮儿了,什么“小拳拳”什么“卖萌”的一个个信手拈来。




可是最近小姑娘们老是瞅着台上某对儿搭档嘻嘻哈哈偷摸着笑。莫名其妙的,惹得大半个社都心里发毛。




怎么着,这年头儿一个人还伺候不住,两个人才行?




正当大家都处在一张白纸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还是小朋友求知欲强,郭麒麟上网冲浪了好一会儿翻出来几篇文章,发到德云社的微信群里,后面儿还连着几个求表扬的自豪表情。





郭麒麟也没细看,草草览了一遍觉着是那些小女孩儿写的,就带着一股子“破案了”的激情发上去了。




没想到就这么几篇文章,兴许加起来三万字都没有的文章,仿佛洲际导弹给德云社的各位轰了个结结实实。




“豁,我的妈,这都什么玩意儿”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孟鹤堂用短短的一句话表达了自己百分之二十的想法,剩下的百分之八十据周九良说,都在孟鹤堂看文章时完全皱起来的脸上。





您见过包子吧?就顶上那个褶儿,孟鹤堂脸就皱成那样儿了。




又过了小半个小时,群里就像一堆难民突然都出来群魔乱舞,义正严辞的抨击那颗洲际导弹。连郭德纲老爷子都受不了出来问“这到底是啥”,于谦儿大爷回了个冷笑表情。





郭麒麟没想到自己一个无心之为给众演员轰到一个他们并不想涉猎的领域,自个儿发完了文就屁颠屁颠儿录节目去了。





偏偏那里头也有郭麒麟做主角儿的文章,被迫跟郭麒麟谈恋爱的陶阳跟吃了浓硫酸似的,烧坏了脑子,就知道艾特郭麒麟要跟他当面儿对峙,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张九龄也跟着艾特王九龙,跟着一串儿杠铃般的笑声。





“@王九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云雷看到一半儿就看不下去了,手攥着手机就差没砸。杨九郎也不好受,现在看见张云雷好家伙就跟见着什么类人猿似的,抖抖索索一句话说不清楚,也别提上台说相声了。





被点到名儿的无非就是哪几位,最后孟鹤堂受不了说要去整容——他妈别说我漂亮了,我整成烧饼那样儿还不行吗——被好几位劝住了。





岳云鹏高兴自己原来还是有粉丝的,又难过给自己跟孙越搞一块儿了,那么大块儿,他妈压我身上那就是一谋杀案那。





张云雷要发毒誓自己再也不扮吴莫愁了,也不唱戏了,要不然那感情好,一口一个武旦,给张云雷当女的使。



曹鹤阳跑厕所呕了足足二十分钟,一出来就气如洪钟怒问烧饼往作者那里塞了多少钱。





郭德纲扫完自己掉的一地鸡皮疙瘩,反倒沉思起来,琢磨着什么。事物都有两面性,郭老师决定把这几篇文章的潜能发掘出来。








于是,郭老先生琢磨出一个新式的惩罚措施。






郭麒麟不是又犯错儿了吗,没事儿,不用打不用骂,就笑咪咪的递上一篇文章,剩下的就坐那儿就行。







郭麒麟跟赴死一般缓缓翻开封面,试图忽略掉封面大大的十分显眼的R18。






作为这种新型措施的第一位实验小白鼠,郭麒麟视死如归。剩下的一群师哥嘻嘻嘻坐着看他,一众快活的笑声中老舅的声音格外突出。






郭麒麟酝酿了好久才慢慢念出第一个字,然后就不争气的红了耳朵。






越往下念那张脸越红,到后边儿郭麒麟整个人跟蒸桑拿似的,那脸唱戏都不用化妆。






几位演员笑着看他,眼睛都给笑没了,一个个也都忘了自己当初是什么反应。






最后郭麒麟硬生生给自己念哭了,但是文章连前戏都没念完。郭麒麟两行热泪落下,眼泪跟脸一边儿热,他哭着跪下说求您别这么干了,这跟酷刑没差多少。





这架势跟当年“我要嫁张生”也没差多少。






最后就是所有人都乖的出奇,生怕谁触着郭先生,也像郭麒麟似的来上这么一出儿,那自己可受不了。






于是德云社今天也是十分和平的一天。












生气

“你别动。”



衣服面料摩擦造成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都不及他耳边过于滚烫的呼吸和放低的声音响亮。



他耳尖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每个字之间的吐息,似乎他都能听出来声带的振动幅度。大脑神经发出尖声的警告。



太近了。



耳尖生理性的泛红,那个人跟发情的小兽一样在他的颈窝里乱拱,还要用舌尖舔舐,用唾液来宣告他的主权。



他现在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被人抱在怀里,动弹不得。那个人哼哼唧唧的就知道乱咬,也不说话。



“怎么了?”



他终于带点谨慎的开口,喉结上下移动。



那个人终于肯抬头,露出带点红色的眼眶,一脸委屈。



“我生气了。”

【all幻】如何对待恋人挑食?

-ooc

-究极ooc

别看了怕瞎眼





【星马的场合】

“啊?挑食啊,他——还好吧?还好啦,我没看见过他挑什么,除了香菜。”



“嗯……应对方法很简单啊,你跟他打游戏,等到他打上瘾了不管你让他干什么他都听你的,嗯,很可爱。”





【花幻的场合】

“哇我很喜欢他挑食啊,因为他会把东西放在我的碗里——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吃东西超级享受的,而且挑食也很可爱啊。”




【龙幻的场合】

“挑食——?那就哄他吃呗。还能怎么样呢,已经是个傻子了,不哄哄就是生气的傻子,更傻了——(笑)”





【嘟幻的场合】

“挑食?先干一顿再说。”




【某幻x幻姐姐的神奇组合?】

“我嘴给他抽烂,挑食。”